主页 > 人像环球 >Hidden Agenda 继续受压 工厦用家难见出路 >

Hidden Agenda 继续受压 工厦用家难见出路

所属栏目:人像环球 发布时间:2020-08-15

Hidden Agenda(HA)事件引发工厦使用的讨论,「文化同行」现正收集工厦用家的使用情况,两天集得40个个案,作为与政府讨论基础。针对政府的工厦政策,立法会议员邝俊宇指出,候任特首林郑月娥日前与民主党见面时,曾表示工厦6楼以下的单位有讨论空间,可研究消防安全规格的弹性,他们会在立法会跟进。 

有「独立音乐界红馆」之称的HA,是观塘一幢工厦内的音乐表演场地。本月7日,表演乐队被指未有申请工作签证,违反法例,负责人许仲和、一名观众以及所有表演者被捕。许仲和联同另一名工厦使用者、文化同行和立法会议员召开记者会,交待事态发展及提出工厦使用问题。

文化同行成员周博贤表示,他们两日前开始收集从事艺文体育活动的工厦使用者的个案,发现许多工厦用家受到政府干扰,最常面对的问题是政府人员巡查,有些工厦用家每几个月就会被巡查一次,部门不一,这次是地政署,下次可能是消防署。

周博贤指会与填了表的工厦用家讨论,将收集结果用作艺术发展局内部讨论。由于有不少从事艺文体育活动的工厦使用者,正接受艺发局资助,所以艺发局大多委员自觉有责任主动介入使用工厦的问题。周表示会研究可行建议,例如工厦低过某楼层的单位,可以有享有较宽鬆的消防安全规格。

文化同行另一位成员周俊辉说,业主如果想短暂更改土地用途,而这个用途并非土地契约规定的用途,可向地政总署申请豁免书并要缴付有关费用,但豁免费非常昂贵。以一个1,200平方公尺的工厦单位为例,每月租金约90,000元;但一年的豁免费用达到$780,000,即每个月要$65,000。与会人士听到这个数字,纷纷表示工厦用家不可能负担得起。

HA本月7日邀请了英国乐队This Town Needs Guns(TTNG)及美国音乐人Mylets到场表演,入境处人员购票入场「放蛇」执法,在演唱会进行至11时左右,入境处人员表露身份拘捕相关人士。HA负责人已经取消了所有外国乐团的表演,本地乐团表演亦已暂停。外国乐队Insomnium及Orpheus Omega原定在5月17日到HA演出,但过关时被入境处扣留,并要求对方签署声明书,表明不能进行公开或私人演出。许仲和今日补充:「有一项就比较恐怖,说连(表演)场地都不准去,他还要警告乐队,他对着十个外国人说会找人跟蹤他们。」另外,美国乐队LOW本于5月23日演出,但香港入境处联络LOW的经理人,令LOW无法来港。

目前HA已被「钉牌」,但许仲和表示业主仍然受到干扰,因为政府指出业主与HA签订合约,如HA没有违约,即意味业主有违例之嫌。HA已经是第四代,前两代HA的死因都是由于违反工厦规管条例,第一代HA的死因则是政府进行工厦活化。

许仲和目前打算场地不再举办演出,改为尝试透过其他途径让独立音乐生存下去。许表示现时警方仍会到HA附近巡逻「搜证」,从政府行动判断事件严重程度,许仲和形容:「如果我不(跟家人)说,他们以为我犯了滔天大罪。」许仲和暂时未有计划下一步行动,因为他获準保释后需于6月5日回警署报到,届时视乎是否被政府起诉再作打算。而英国乐队TTNG保释后返英,但同样需于6月5日回港向警方报到。由于欠缺旅费,TTNG希望在网上众筹约$50,000,众筹开始至今约2星期,经已筹得约$72,000。

记者会上,另一位工厦用家马才和是艺团「Y-Space」艺术总监,目前使用工厦一个单位作舞蹈室之用。由于工厦楼底高、没有柱,尤其适合需要较大空间的舞团。3年前搬到葵芳的工厦,半年后便有食环署上门巡查,直至上个月仍有政府部门到访。为了应付政府人员,马才和每次都要装修场地,扮作是「生产」用途:「我们是做表演的,所以就表演给他们(政府人员)看,都是私人表演。」他指当政府人员第二次到访时,一切已经变成了「生产」,大家备好服装、道具,有人在油墙、有人在车衣。但是,每次政府人员到场拍照后,都没有了下文,过不久又再到访,使得马才和每次都要找朋友来帮忙「表演」,马自言自己像小偷。

尚有半年就约满,马才和认为政府的行为令他相信长此下去不是办法,也想搬离工厦。3年前,他刚搬进葵芳工厦时投资了几十万,当时单位内连电掣也没有,马才和重新「拉电」;单位有漏水问题,马才和自行修补;排舞要用特别的地板质料(sprung floor),马才和铺了2,000呎的新地板。然而,半年后他就要迁出,几十万元的投资就此烟消云散。他也尝试过找康文署的场地,但要排期一年半,他又提出政府应考虑以闲置空地安置艺术创作者,他举例指每天经过的石岗军营经已闲置多年。故此,他深明不受场地所限的重要性,相信艺术家掌握主导权是艺术发展的基础。



上一篇: 下一篇:

精彩文章